法制網見習記者 王春 通訊員 鹿 軒
  由於雞鴨鵝生禽類身上有許多絨毛,去除起來很麻煩,如果有一種東西塗在上面,再撕掉就可以把絨毛去除乾凈,無疑會大大減輕勞動強度,瀝青和工業松香都曾被用作這樣的脫毛劑。然而它們都因為對身體有害,而被國家明令禁止。
  浙江溫州一宰鵝經營戶為圖宰鵝脫毛效果好,雇佣伙計使用工業松香對生鵝進行脫毛被抓。2014年3月10日上午,溫州市鹿城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任某涉嫌生產、銷售有毒、有害食品罪,李某、胡某涉嫌生產有毒有害食品罪一案。
  公訴機關指控,2011年7月至2013年7月間,53歲的溫州市區人任某在溫州市鹿城區南郊鄉葡萄村老方坦(後搬遷至本區過境公路50號附近小巷)開設宰鵝加工廠,雇佣李某(男,36歲)、胡某(男,50歲)及李某(另案處理)宰殺活鵝並使用工業松香對生鵝進行脫毛,後由任某在生鵝中摻入約三分之一冰凍鵝並運至陳某、繆某、黃某等人經營的熟食店進行銷售。
  2013年7月17日,上述加工場被公安人員查獲,現場查扣已宰殺生鵝39只,總質量76公斤。
  經鑒定,現場提取的液化松香樣品中含有工業松香,且含有鉛、鉻、鎘、貢、砷等有毒重金屬物質。
  經查,上述加工場使用工業松香生產、銷售的生鵝金額共達45萬餘元。
  “工業松香有問題菜場上很普遍,但是大家都在用,和食用松香有什麼區別大概朦朧知道。”被告席上,僅有初中文化水平的任某表示自己純屬想要試一下效果,才將工業松香用於生鵝褪毛,聽菜場上的人說過有問題,但是直到被逮捕他才知道工業松香屬於有毒有害物品,但表示自願認罪。
  受雇於任某的李某、胡某當庭認罪,但請求法院考慮其是認知水平有限請求輕判。
  公訴機關建議法院對任某在有期徒刑六年至八年之間量刑,對李某、胡某在有期徒刑二年至三年之間量刑。
  鹿城法院將擇期對本案作出宣判。
  2014年3月1起,位於甌海區南白象街道的溫州最大活禽交易市場—溫州市活禽交易市場永久性關閉,冰凍禽類食品安全更加受到老百姓的關註。
  據悉,此案系鹿城法院2014年審理的第二起生產、銷售有毒、有害食品罪案,金額較大。2014年1月10日,60歲的安徽宿州男子朱某在生產“野山椒山爪”、“野山椒泡鳳爪”等泡爪類雞爪產品過程中使用過氧化氫消毒液,銷售上述泡爪至浙江溫州、寧波、安徽阜陽、江蘇宜興、無錫等地被鹿城法院認定犯生產有毒、有害食品罪,判處有期徒刑八月,並處罰金人民幣5000元。
  而在2013年,該院分別審理過菜場魚販使用食品添加劑檸檬黃+胭脂紅混合溶液給黃魚染色案、永嘉男子冷凍庫藏10000多公斤死因不明狗肉案。這兩起案件的被告人均以生產、銷售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罪被定罪量刑。
  這些案件的被告人文化水平普遍在初中以下,職業集中在菜場商戶,對法律認識不足是他們共同的“托詞”。  (原標題:溫州經營戶雇伙計宰鵝褪毛使用有毒工業松香 庭審稱是菜場“潛規則”)
創作者介紹

nat nat

yn95ynxtw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